1. 主页
  2. 洞察

悉尼女性工程师传略 - 传略 1:Nina Kilpinen

作者:Aerotek 悉尼区顾问 Tina Murphy

我在民用工业领域工作了不到两年时间(虽然是在外围担任招聘顾问),我喜欢这份工作的一切。 我喜欢了解正在进行和即将展开的项目、每个项目中面临的挑战以及这些项目团队中的每个人如何克服挑战来实现真正惊人的成就。

在这段时间里,我听到了很多关于促进多元化和鼓励更多女性进入工程领域的信息。 正因如此,我决定试着尽一份力,向众人展现那些才华洋溢的女性,她们是交付世界一流的项目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怀着这一想法,我发起了一个名为“悉尼女性工程师传略”的博客系列。 在这个每月更新的博客中,来自工程领域各个方面的女性将自愿讲述她们在这个行业中的经历。 我有幸参加了 Women in Engineering Australia (澳大利亚女性工程人才)的一系列活动,从中认识了许多值得记入传略的女性。 这是一段激动人心的经历。我与一些优秀女性见面,她们希望讲述自己的职业生涯、动力和挑战。 我很自豪能够向业界展现她们的风采,感谢那些参与其中的人,也很高兴听到大家的反馈。 我还希望有更多人愿意参与进来。

传略 1 – Nina Kilpinen
在参加 Women in Engineering Australia 主办的社会企业家研讨会时,Nina 是别人介绍我认识的第一个人。

我发现她的故事很有趣,然后深入了解了她的经历、她对于工程和促进多元化的激情,这促使我与她取得联系,详细了解她是出于何种动机而致力于在自己的公司乃至整个行业中促进多元化。

Nina 从事工程领域工作已有二十多年,在行业中建立了良好声誉。她不仅是资深项目经理,还在诸多受关注的复杂交通项目中成功担任工程师和主管,这些项目包括悉尼市中心交通战略项目、WestConnex 备置工程、大西部高速公路升级项目等。

为帮助促进整个行业中的多元化,Nina 目前在名为 Seed Engineering 的创新工程咨询公司担任总经理。 我与 Nina 取得联系,询问她是出于何种动机成为工程师,以及她在行业中是如何逐渐实现职业发展的。

是什么吸引您进入工程领域的? 您为什么选择从事工程工作?

我喜欢复杂的事物,喜欢把各种复杂的部分组合到一起。 我发现当我找不到那块正确的部分,或者不知道要找哪个部分时,这种复杂性更令人兴奋……我喜欢从事复杂的基础设施项目,喜欢与一大群人共事。 建立一支高绩效、多学科的项目团队是终极谜题,这就像是玩真人俄罗斯方块。

您目前担任什么职位?您担任该职位有多久了? 请简要概述一下您的职责。

我在 Seed Engineering 担任总经理,这家公司是在 2015 年成立的。我们是一家小型工程咨询公司,有 8 名正式员工和多名独立合作者。 我们在大型多式联运项目的开发和交付阶段提供咨询,我通常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中担任高级项目管理职位。

请简要概述一下您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

在我的工程职业生涯中,我觉得就像火光吸引飞蛾一样... 在我职业生涯开始时,我能在企业中快速得到晋升。 到我快 30 岁时,我为自己在工程领域的未来职业发展感到失望,因此我开始成立了一家零售公司,这家公司后来取得了巨大成功。 当我的零售公司开始蓬勃发展之际,我离开了工程领域,而且确实没打算回来... 到我 30 多岁时,我的零售公司改变了结构,我决定再次试着从事工程工作(“用进废退”理论)。 我顺利地重拾咨询工程工作,为大型交通项目提供咨询,就好像我从没有离开过一样。 四年后,我成立了 Seed Engineering,我希望打造一家技术驱动型咨询工程公司,并创造一个我愿意长期在其中工作的环境。 工程行业需要巨大改变来容纳女性高级工程师和更加灵活的工作做法。 我现在 40 多岁,我很想知道我的职业生涯新篇章会让我取得怎样的发展。 确实,你希望看到改变,就必须从自己做起。

您从事过的哪些受关注项目塑造了您的职业生涯?

在我职业生涯初期,我很幸运获得了一些高价值项目,充实了我的履历。 我的早期项目包括 M7 高速公路的规划工作、西北快速公交系统的设计开发以及 2000 年悉尼奥运会的交通管理。 之后我在悉尼负责了 17 个大型公路和高速公路项目,首先要承认的是,我取得过惊人的成功,也经历过巨大的失败。 但是,正如我最喜欢的客户所说,在我最喜欢的项目中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这些最棒的项目都“以人为本”。 我所在的领域是个很小的圈子,我总是倾向于选择那些能与最出色的人员共事的项目。

在取得您今日的成就的过程中,您曾遇到过哪些必须克服的挑战?

一位同事曾经告诉我,我拥有强大的内心指引而且我确实喜欢掌控我自己的人生。 作为从事基础设施工作的女性工程师,我认为自己选择的不是一条轻松的职业道路,但这自始至终一直是我的选择。 我很幸运,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能够生活在澳大利亚并获得了这些机会。

是否有任何重要的导师/影响者帮助塑造您的职业生涯?如果有,他们提供了哪些帮助?

我要说,在我的工程职业生涯里,至少有六位对我影响巨大的导师。 有趣的是,他们的背景与我截然不同,我在职业中的不同阶段遇到了他们。 我把他们都视为我的朋友。 我的导师为我提供了各种帮助,既有支持、职业建议,也有极具挑战性的激烈争论! 我一直乐于学习,很有幸身边有这些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愿意与我分享他们的经验。

如果可以,您会改变行业中的什么?

我一直致力于在工程和建筑行业增加女性就业机会。 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在悉尼看到女性工程师领导的综合交通基础设施项目。 仅仅有女性担任象征性的职位或参与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并不够。

在你看来,促进多元化方面的工作进展如何? 推动多元化意味着什么?这是否取得了成功?

在我 20 多年的工程职业生涯里,我从未遇到过一名女性工程师担任我的主管。 统计数据表明,从事建筑行业工作的女性不断减少,男女收入差距仍然很大。 在这个课题上的权威是 Natalie Galea,她目前即将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完成博士学位。 Natalie 的研究正视问题、引人入胜,但最棒的是,它以科学为依据。有些人与我持不同观点,认为我们在建筑业和工程行业的多元化问题上做得不错,那么他们都应当读一读 Natalie 的研究。

以您现在的知识和经验,如果让您回到过去,给年轻的自己一条建议,那么会是什么?
与导师建立联系、信任导师并经常向导师求教,如果有疑惑,要先咨询一名导师。

在您小时候,您长大了想要做什么?

我想成为一名建筑师。 我父亲是一名砖瓦匠,在我读高中时,他有时会雇我在他的住宅建筑工地作工人。 大约 16 岁时,我在一次学校假期期间与一群年轻的男女工人在工地上工作。 我父亲鼓励我花些时间与他们交流,深入了解他们是做什么的…原来他们都是建筑专业的毕业生,但却找不到工作! 我想我父亲的父亲是心照不宣地表达了他的期望,说服我做一名工程师,而不是建筑师。

工作以外,您喜欢做什么?

我是个狂热的滑雪爱好者。 我的家人都很擅长滑雪,我曾参加过国家水平的比赛,我的三个孩子现在也很热爱滑雪。 在冬季滑雪季,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滑雪。每年还会挤出几周时间去国外滑雪。


如果您想讲述自己的故事,或是推荐别人参与,请通过领英与我联系。